大连市中心医院疼痛科——用专业与爱 为患者创造“无痛”人生

    疼痛是继体温、脉搏、呼吸、血压之后的第五大生命体征,也是仅次于感冒的第二大就医主诉症状。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解决疼痛已经成为了人们的刚性需求,而医学的快速发展,使得疼痛能够以更安全舒适的方式解决。尤其是疼痛专科的成立,极大地缓解了患者的各种疼痛难题,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

 

丛勇滋主任先后赴美国密歇根州立韦恩大学医学院、南加州大学医学院研修。


    2013年,中心医院率先在我市成立诊治疼痛的专业科室,学科带头人丛勇滋主任曾在美国密歇根州立韦恩大学医学院、南加州大学医学院进修疼痛医学,因专业出色,现任辽宁省医学会疼痛学分会副主任委员,还担任美国Gastrointest Endo医学杂志麻醉版审稿专家和国内两篇核心期刊的编委。多年来,科室以神经微创介入术为核心,将现代疼痛诊疗技术应用于疼痛临床实践中,开展了一系列国内领先的治疗技术,形成了规模、系统的疼痛诊治体系。如今,科室每年门诊量5000人次,微创介入手术700余例,超声引导下的神经阻滞治疗8000余例,其中,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癌痛微创介入治疗和超声引导下星状神经节阻滞均处于国内领先水平。作为辽南地区重要的疼痛专科,中心医院疼痛科的综合实力不仅走在辽宁地区前列,并且始终引领着大连地区疼痛专业整体水平的提升。

 

    找到痛源    是止疼治痛的关键

 


    由于疼痛医学是一门新兴学科,加之公众对疼痛缺乏认识,因此,许多受疼痛折磨的患者漫无目的地就医,往往经过许多科室治疗后,仍然不能获得有效的治疗甚至缓解,有些人甚至丧失信心只好选择“忍痛”。但是,疼痛对人体带来的危害及负面影响是难以估量的。据丛勇滋主任介绍,急性疼痛是症状,而慢性疼痛则是一种病。慢性疼痛不仅使病人处于痛苦之中,还会产生一系列的病理生理改变,导致免疫力低下,进而诱发各种并发症。同时,还会引起不同程度的精神恐惧、抑郁、焦虑等不良情绪,甚至引起疼痛性残疾,严重影响了患者的生活和生存质量。此外,慢性疼痛不仅折磨患者和家属,而且导致劳动力的丧失并常需花费大量的金钱用于治疗,使个人和社会的经济负担加重,甚至使病人失去继续生存下去的意愿。然而,及时的治疗是能够有效缓解和解除疼痛的关键。丛勇滋主任表示,疼痛科医生像侦探破案一样,必须抓住每个细节和关键,因为很多时候微小的事情就能提示非常重要的线索。疼痛科医生细致的观察和查体,有助于找到疼痛来源从而明确诊断,指导下一步精准治疗,使患者避免因不必要治疗而造成损伤。“有些慢性疼痛本身就是一种疾病,比如带状疱疹后神经痛、三叉神经痛、脊柱源性疼痛、软组织疼痛、神经病理性疼痛、癌痛、骨关节痛、不明原因的内脏痛、糖尿病所致的周围神经痛等,这些疼痛原因清晰,治疗方向明确。但还有许多疼痛难以探明缘由,这就需要运用多种方法进行排查。从学科发展角度来说,正是因为疼痛医学有许多挑战许多难题需要去破解,所以它才具有极大的发展空间与探索意义。”

 

    目前,中心医院疼痛科的医生不仅对几百种止痛药的适应症、禁忌症了如指掌,而且对疼痛的鉴别和诊断具有较高能力,承担了我市相当一部分疑难疼痛病人的诊断工作。“但疼痛治疗有时是分阶段进行的,不是一次性的,有时一个方法不理想,会进行下一阶段治疗。”丛勇滋主任说,患者首先要坚信疼痛是可止可治的。

 

    深耕技术    全面解决患者疼痛难题

 


    疼痛的治疗除了传统物理方法、药物以外,已经增加了许多新的“武器”和手段。目前,中心医院疼痛科开展了神经阻滞、射频、脊髓电刺激神经调控技术、蛛网膜下腔吗啡泵植入等国内先进的治疗技术,微创、X线、超声技术的应用使疼痛治疗更具优势。神经源性疼痛,癌性疼痛,原因及科别归属尚不清楚的疼痛,科别归属清楚但无特效治疗方法的疼痛,无手术指征的颈椎病、肩、腰腿痛,血管痉挛、闭塞引起的疼痛,某些慢性非化脓性关节炎引起的疼痛都能够在这里得到有效治疗,已经有大量三叉神经痛、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癌痛、血管性和颈源性头痛、反射性交感神经萎缩症患者在此获益。与此同时,因为使用神经阻滞的核心技术,科室在失眠、面瘫、耳鸣、突发性耳聋和眩晕等无痛感疾病的治疗上,也取得了显著疗效。

 

    神经阻滞    消除带状疱疹神经痛立竿见影

 

    在大连,每年有1.45万60岁以上新发带状疱疹老年病人,有超过60%的老年病人皮疹消退后仍有严重疼痛,成年累月被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折磨的患者不在少数。丛勇滋主任介绍说,带状疱疹神经痛是因为神经炎引起的,好比神经“着火”了,最好的技术就是直达火点进行“灭火”。神经阻滞能够根据病人神经受累的节段,在影像引导下将这些神经的“火点”找到,直接将消除神经炎性反应的药物注射到受累神经根源处“灭火”,直达病灶,达到修复神经的目的。由于此技术是针对神经痛发病机理的关键环节进行治疗,多会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因为受损神经主要修复期在1个月到3个月之内,越早治疗,治愈的可能性就越高,尤以1个月内最佳。病人普遍存在一个误区:神经阻滞是毁坏神经的方法,其实这是错误理解;其实神经阻滞是修复神经而不是毁坏神经。

 

    实际上,神经阻滞分为痛点阻滞、周围神经阻滞、椎管内阻滞、交感神经阻滞等多种方法,对面瘫、头面部疼痛、脊柱源性疼痛等疾病都有较好疗效。尤其是X光引导下的神经阻滞,能够更加准确、安全地找到关键点,解决疼痛问题。

 

    射频技术    为三叉神经痛患者带来福音

 

    曾有位80多岁的老人,多年来备受三叉神经痛的“煎熬”。疼起来的时候像刀割一样,撕心裂肺,甚至药物都难以缓解。不得已,他来到中心医院疼痛科就诊,进行了X光引导下三叉神经半月节射频术后,疼痛立刻得到缓解。据丛勇滋主任介绍,三叉神经痛是由于神经和血管退行性病变引起,累及面部三叉神经分布区,洗脸、刷牙、吃饭等动作可诱发出短暂但剧烈的疼痛,令人印象深刻,并且反复发作。可用卡马西平等药物、神经阻滞等方法治疗病痛。对反复发作、常规治疗无效的顽固性三叉神经痛,使用三叉神经射频热凝术可有效治疗疼痛,此方法是于X线-神经电生理联合精确定位三叉神经痛靶点,使用射频阻断疼痛信号在神经的传导,从而消除疼痛,有效率96%,具有创伤小、操作简便、安全性高等优点。尽管术后3个月到6个月,患者会有一定麻木感,随后逐渐减弱、消失,此法的使用,无疑是许多老年病人、顽固性三叉神经痛和开颅手术后复发患者的福音。

 

    此外,科室开展的脊髓电刺激也为一些顽固性病理性神经痛、复杂性区域疼痛综合征(CRPS)等病人提供了有效的治疗手段。

 

    癌痛治疗    改善肿瘤患者生存质量

 

    近年来,随着肿瘤在全球的发病率不断上升,肿瘤患者的疼痛问题也越来越受到关注。据悉,在新发癌症病人中,一半以上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慢性疼痛,75%~90%的终末期癌症患者会被癌痛折磨。但与癌痛的覆盖率广、危害大并不对等的是,临床上接受科学有效镇痛治疗的患者还远远不够。实际上充分镇痛能有效延长生存周期和质量已成共识,除口服药物外,神经毁损和中枢靶控镇痛是主要的治疗手段。目前,疼痛科开展的腹腔神经丛毁损对肝癌、胰腺癌疼痛有较好疗效;中枢靶控镇痛则是将吗啡直接投送到蛛网膜下腔,能够达到口服吗啡药300倍的效果。此外,针对骨转移疼痛患者,科室还开展了蛛网膜下腔酒精注射技术,选择性毁损肿瘤侵及的神经节段,在治疗癌痛的同时还能保留身体正常功能。通过近30例的手术疗效分析,90%的病人会明显缓解,吗啡由术前平均505mg降至术后110mg,疼痛则由术前重度9.3分(10分制)降至轻度2分。由于该技术风险大、精细度高,对医生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才能保证安全,因此,国内目前能够开展的医院极少。“虽然医生不能解决所有的肿瘤疼痛问题,但可以给病人以希望。”丛勇滋主任说,“希望”对于包括病人在内的所有人都是重要的。